• <pre id="cuml7"><ruby id="cuml7"><b id="cuml7"></b></ruby></pre>
    <big id="cuml7"><ruby id="cuml7"><tt id="cuml7"></tt></ruby></big>
  • <p id="cuml7"></p>
    <td id="cuml7"><option id="cuml7"></option></td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    從兩部《魯迅年譜》說起

    來源:北京晚報

    時間:2021-10-29

      何頻

      九月多秋思。迎著薄薄霧嵐與蒼蒼蒹葭,我那看起來漫不經心的思緒,有一縷牽掛著魯迅。似乎這一輩讀書人都患著無大礙的“間歇性頭痛”——每年一到此時,總會有隨機而降的警示與提醒;說“緊箍咒”不恰當,稱“良性的約束”是實在的。這可不是矯情!

      回首往事,我和我同學的精神成長史,與魯迅的文化傳播史和接受史密切相關,皆因魯迅的地位,比他同時代的文化人都要高。我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上的中學,課堂內外,同魯迅“遭遇”多;這些年來,雖然學界對魯迅進行了多次闡釋,但魯迅形象的變化不大——我說這話的根據,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和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兩部書。眾所周知,人民文學出版社占據的魯迅資源最多,也最強勢,出版過各種版本的魯迅著作,由李何林先生領銜主編的四卷本《魯迅年譜》及其增訂本深入學界,目前尚無替代本。而我要說的,是1979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,分上下冊,編定于1974年4月。

      此《魯迅年譜》并非人們想象的那樣。當年由“四人幫”控制的“上海市委寫作組”,寫魯迅的都用筆名“石一歌”,我說的這個《魯迅年譜》與它對立,編寫者是復旦大學、上海師大、上海師院三家組成的“《魯迅年譜》編寫組”;實際上,這部書是復旦大學和華東師大一起編寫的——1972年,華東師大與上海師院、上海教育學院等校合并為上海師大,1980年又恢復為華東師大。其“后記”標明,圍繞宣傳魯迅,他們和“石一歌”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斗爭!啊遏斞改曜V》編寫組”的成員中,大名頭的有吳中杰先生和潘旭瀾先生;施蟄存先生也參與其中,因故不便列名。吳中杰先生老當益壯,直到現在還筆耕不輟,《書城》的專欄多談魯迅,源源不斷。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的出版說明中,特別提及他們曾借閱、參考了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。

      魯迅一生有兩個重要階段使他區別于他者。第一,新文化運動時期,魯迅卓然成家,成為現代知識者的代表、進步文化的領袖。第二,居于上海時期即人生后期,從屬左翼文化陣營。從1930年3月“左聯”成立,到1933年2月撰文《為了忘卻的記念》紀念“‘左聯’五烈士”,魯迅的紅色情懷和大義凜然難以磨滅。正因如此,魯迅逝世后,為了樹立新文化的代表,作為和國民黨當局開展政治斗爭與思想文化斗爭的應對策略和舉措,中國共產黨發動一系列悼念魯迅的活動,不僅使魯迅成為文學界和思想界的權威,也使他超越了同時代的文化名家與大家。

      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很耐讀,沒有明顯舛誤,這我要實話實說,對此感觸尤深。一個突出的例子是,1932年至1934年初,魯迅與瞿秋白往來密切!拔母铩睍r瞿秋白遭誣陷,直到1980年才平反昭雪,這版《魯迅年譜》照舊記載兩人的交往,沒有回避歷史事實,由此可見編寫者的風骨。當然,書中也有幾處存在爭議,后來被考證為虛無。比如魯迅和茅盾聯名給陜北發電報之舉,或曰祝賀長征勝利,或曰祝賀紅軍東征,兩部《魯迅年譜》各有表述,不過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,在細微處的考證和注釋更翔實一些。而對魯迅的“全部作品都入譜,各篇皆單獨列目,并視其重要程度分別撰寫時代背景、內容提要和寫作經過”,兩部《魯迅年譜》都依循了這樣的表達方式,相同的語境,決定了它們的一致性、趨同性。

  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,“讀書無禁區”,那是紙質圖書的“黃金時代”。大概是1980年,武漢三鎮賣降價書的地方有很多,定價1.43元、分上下冊的《魯迅年譜》,我半價購得,書上還鈐有“半價”的印章。這套《魯迅年譜》跟隨我幾十年,不離左右,對照魯迅研究的發展方向,我每年都會翻一翻,真心覺得編寫者不簡單。最近幾年,我讀了不少寫魯迅的文章,發現有的說法又回歸了,很有意思。

      2021年是魯迅誕辰140周年。轉眼間,我上中學,也是半個世紀前的事情了。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《魯迅年譜》,直到2012年11月才有了修訂本,易名“魯迅年譜長編”,為圖文豪華版,出完第一卷(1881-1921)就停下了。

      不禁試想,再過半個世紀,魯迅誕辰190周年時,世人又該怎樣評價魯迅和他同時代人的關系?

      前幾年流行這么說——

      既疏離廟堂又遠避江湖,魯迅始終以獨立的精神人格,獨立不倚的文化風骨,不依附于任何政治集團或勢力,牢牢立足于、扎根于古久遼闊而又苦難深重的華夏山澤大地上……

    原文鏈接:

    https://bjrbdzb.bjd.com.cn/bjwb/mobile/2021/20211016/20211016_013/content_20211016_013_1.htm

    (責任編輯:吳思)

    • 0
      表情-挺你
    • 0
      表情-搞笑
    • 0
      表情-傷心
    • 0
      表情-憤怒
    • 0
      表情-同情
    • 0
      表情-新奇
    • 0
      表情-無聊
    • 0
      表情-路過
   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
  • <pre id="cuml7"><ruby id="cuml7"><b id="cuml7"></b></ruby></pre>
    <big id="cuml7"><ruby id="cuml7"><tt id="cuml7"></tt></ruby></big>
  • <p id="cuml7"></p>
    <td id="cuml7"><option id="cuml7"></option></td>